【Junior Cover】欖球華將是怎樣煉成?



【體路 X Junior】每年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讓大球場上4萬觀眾熱血沸騰,奇裝異服舉杯狂歡,健碩的欖球員在場上衝鋒陷陣,引來陣陣歡呼。半場7分鐘、全場14分鐘的賽事,主場球迷正想吶喊為港隊華將打氣之時,卻發現原來陣中華人面孔不多。今年第八度披甲的姚錦成已是隊中老大哥,前些年還在慨嘆大港隊無華人新血接棒,今年卻大讚後起之秀具潛質,當中與師兄同樣司職翼鋒的20歲房傑鋒就屬其中之一,雖然房傑鋒最終與香港七欖賽大軍名單擦身而過,但已讓人看見華人的新希望。

從前欖球是洋人世界,直至近代出現卓銘然、郭嘉進、曾慶鴻等一代華將,再有現時港隊主力姚錦成及李卡度,但似乎再無以為繼。幸好自去年起,大批有潛質的年輕球員加入大港隊,投身為全職運動員,當中不乏華人面孔,20歲的房傑鋒是其中一人。

已隨港隊訓練一年的房傑鋒今年雖落選7人欖球賽,但未來仍會以此為目標,他說,光是腦海幻想上陣機會便已雞皮疙瘩:「7人欖球一直是自己夢想。起初打欖球,7人賽只能從電視上看到,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我一直發夢,直至現在差不多能實現到,卻不懂如何形容這滋味。」

港隊大師兄姚錦成亦從師弟身上看到當年剛加入球隊的自己:「他確實有我當年影子,只會向着目標衝,不怕死。就算今年落選也不必灰心,還很年輕,有很多時間進步。」將第8度上陣的阿成,目標依然不變:「每次全隊都向着同一目標,就是晉身世界系列賽,當中6年願望都落空,當然有失望,但一天目標未達,也會繼續以此為發奮動力,直到我真的不行為止。」

姚錦成不言休 力證打欖球有出路

別以為欖球只是洋將天下,姚錦成指其實華人在隊中甚有優勢:「與身材高大的洋人相比,華人跑得快、敏捷性高,不少華人擔任翼鋒或傳接鋒位置,接球後直接向前衝,我們要清楚自己優勝之處。」

但為何華人球員會出現斷層?房傑鋒坦言身邊有不少具潛質的隊友,礙於家人擔憂打欖球沒有前途,家長怕子女受傷,在家人反對下無奈退隊。阿成補充謂:「其實香港人有很多潛質球員可以上位,只看有沒有心堅持下去,當中的確很多新星因家人反對而放棄,然而現時體院的支援已能讓我們無所顧慮地向前衝,年輕人又有獎學金當後盾,我一直不退役就是為了用身體力行去證明當欖球員也有出路,希望讓更多年輕球員升上大港隊。」

初入隊英文差 查字典打破語言界限

入隊一年的房傑鋒自言與同隊的外籍球員溝通不多,全因英語底子差:「英文我是略懂略懂的,只是猜到對方講甚麼,但我懂的詞彙有限,無法回覆,唯有請師兄幫忙翻譯。」這種窘況,當年剛入隊的姚錦成也曾經歷:「團隊運動如果無法溝通,是個大漏洞,會令整隊運作不暢順,當時我唯有不斷查字典學生字,最重要是厚着臉皮問他們可否講慢一點,或用簡單的生字,幸好全隊球員都十分友善,他們會因應情況來遷就我,用簡單的句子跟我說話。」

如果沒有欖球……

如果當初沒有接觸欖球的話,房傑鋒認真想了想:「欖球改變了我性格,變得更自律、更樂觀,有半年多的時間我需要每天早上5時多起床,然後從新界到九龍塘做Gym訓練,再趕回屯門上學,回想起來也不知道當時如何堅持下來的。」

阿成就認為欖球一直給他目標:「當時我發誓要用兩年時間打入大港隊,於是確實用兩年時間成功入隊,這種成功感是原來努力真的能達到目標及有收穫,於是我就繼續向欖球路進發。」隨著今年7人欖球賽結束,房傑鋒寄望今夏亞運會,盼能闖出自己的一片天,阿成則以2020東京奧運為目標,同時將計劃未來退役後生活。

全職欖球運動員的每一天

欖球運動員每周訓練五天,兩天休息為恢復日。

星期一

早上8時 早餐時間,通常1-2塊麵包,2隻烚蛋 / 炒蛋,奇異果兩個,因吃太多無法吸收,此份量適中。
早上8時30分 健身/技術練習 (分兩組進行)
早上9時30分 技術練習/健身 (兩組交換訓練)
早上10時30分 休息
早上11時 個人練習,由教練/自行安排,較隨機的訓練。
正午12時 午飯時間
下午1時 高強度欖球訓練
下午2時 恢復環節

星期二

又稱為「紅色警戒」練習,訓練特別艱辛,早上先進行模擬7人欖球賽,來回極限跑,高度強拉車、推車胎,然後進行健身訓練。

星期三

休息一天

星期四

為學習日,練習鬥牛、Kick,學習後會有挑戰訓練,以及做速度訓練,晚上各球員會隨自己球會練習,以準備星期六的聯賽,保持比賽感覺。

星期五

相對較輕鬆,以基礎技術練習為主,7對7人比賽,以準備翌日的聯賽。

星期六

球會聯賽

星期日

休息一天

後記:體驗全職運動員的辛酸

每次訪問各項運動員,無人不呻訓練沉悶而辛苦,筆者心想「世上有不辛苦的事情嗎?」,當初收到訓練日程,不禁羡慕欖球運動員,除了早起床外,訓練與訓練之間有休息,還有1小時午飯時間,比不少中環打工仔幸福得多,而且下午3時就完成訓練,還有大半天自由時間,姚錦成後來更透露一周訓練5天,筆者當時不禁大叫一聲「正啊!」,阿成卻以苦笑表情回應。

早上7時半到達體院,看到處於半睡醒狀態的房傑鋒步出宿舍享用早餐,飯堂味道相信十分不錯,只是一直以為健碩的欖球員食量應該極為驚人,至少要像《激戰》主角張家輝般鯨吞數十隻雞蛋,豈料他們的早餐份量比一般人吃大家樂早餐更少,一問之下原來生怕訓練太辛苦會嘔,夠飽就好。

欖球員每天訓練內容不一,剛好星期一訓練相對輕鬆,因為周二的StrongMan訓練被他們稱為「紅色警戒」,二人都試過練到嘔。早上他們分別做Gym及技術練習,再交換訓練,只見他們無間斷趕來趕去,從健身室訓練1小時又行色匆匆趕到球場換上釘鞋練習,之後的半小時休息原來只是讓訓練至全身濕透的他們飲水稍息,然後又往球場中央走。好不容易到午飯時間,球員一支箭往飯堂衝,原來是為了極速吃飯後上宿舍洗澡換衫再準備下午訓練,烈日當頭,訓練比早上更累,他們在整個球場上不停衝,用鏡頭追逐他們着實不易,但要一直進行高強度訓練就更加累人,同時看到幾位田徑運動員在旁邊自發做他們口中的「Program」訓練,沒有絲毫偷懶。

靠鐵一般意志追逐金牌夢

一直覺得能夠做自己熱愛的事,應是十分幸福,但是堅持觸手可及卻又可能遙遠的金牌夢,要時刻充滿正能量,卻可能會一次次願望落空,感到氣餒但又不能放棄,每天付出120%汗水向着同一目標奮鬥,這種腦交戰換着是筆者一定忍受不了。看一天訓練感覺很有趣,但如果日復日、年復年,堅持一個4年的夢想,或更長時間,沒有鐵一般的意志和自律性,根本不能做到,而筆者所羡慕的自由時間,應該只能用作恢復身體,消除疲勞。為何運動員勝利時會仰天長嘯,落敗時傷心得令人揪心?因為他們經過無數個365天非人訓練,堅持自己相信的夢,才能站上一個不容易的位置。不論項目及成績,其實所有運動員的付出都值得致敬。

原文刊登於Sportsroad Junior Issue#24
Sportsroad Junior

Sportsroad Junior》為全港首本月刊學界體育報,創刊號於2016年1月隆重出版,內容涵蓋全港各區學界體育賽事,現時派發據點超過全港130間中學。我們正陸續增加免費派發的學校數目,如學校有興趣訂閱本刊,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並留下 學校、負責老師、班級數目、所需訂閱數量等資料,我們會盡快回覆及安排,謝謝你對《Sportsroad Junior》的支持。

我們目前亦設有以下公眾派發點:油麻地Kubrick書店尖沙咀YMCA會員服務部修頓室內場館票務處麥花臣室內場館亞洲運動及體適能治療中心旺角分店、九龍灣Mega Ice元朗區體育會,數量有限,派完即止。另外,我們於今期開始亦新增個人訂閱服務,詳情可按此瀏覽。

國泰、Germagic及Canon 全力支持體路東京奧運之旅。由2019年10月至2021年8月期間,國泰、Germagic及Canon將全力支持體路直擊香港奧運運動員「Road To Tokyo」之旅,體路「Road To Tokyo」專頁現已面世,立即Click入呢度,一齊 #撐起港隊。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