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專欄】上山不離父子兵



體路專欄, 攀山, 張樹槐, 曾朗傑, 曾志成
16歲的曾朗傑(左)與父親曾志成一起攀上亞洲以外最高峰(阿空加瓜山,Aconcagua,6,961米)。

【體路專欄】說到阿空加瓜山這個拗口難念的譯音名字, 除非你是攀山專家或登山活動的愛好者,否則你未必立刻可以想起山的原名、位置、高度等有關的資料。阿空加瓜山,Aconcagua,位於阿根廷,和珠穆朗瑪(Chumolungma)相同之處大概是這兩大山峰都有一個源自原住民土語,含意敬畏山神的名字。地理上它們分別是所在大陸的「高山大哥大」。珠穆朗瑪是世界及亞洲的第一高峰,阿空加瓜則雄視南、北美洲,山峰高6,961米,是地球上在亞洲喜馬拉雅山脈諸峰以外的最高山。

體路專欄, 攀山, 張樹槐, 曾朗傑, 曾志成
Bob(左)13歲時登上非洲最高峰(吉力馬扎羅山,Kilimanjaro,5,895米)。

和所有著名高峰一樣,無數的攀山者都會以登上阿空加瓜為目標,在剛過去的2019年末,阿空加瓜山上就有一項創舉,和香港息息相關。

年僅16歲的香港青年曾朗傑(Bob)於2019年12月27日成功攻頂,登上了阿空加瓜山峰,是最年青的香港人創此紀錄。挑戰極限攀山運動和一般行山大不同,甚至比跑馬拉松講求更嚴格的訓練和準備,要處理的裝備亦很多。Bob的訓練可說是從幼兒開始,原來他首次登上香港大帽山時只有大概5、6歲。沒多久後在2010年登上了富士山山頂(3,776米),其後8歲攀上台灣玉山(3,998米)、13歲登上非洲最高峰、位於坦桑尼亞的吉力馬扎羅山(Kilimanjaro,5,895米,另一個拗口中文名字)、15歲再登上俄羅斯高加索山脈的厄爾布魯士山(Elbrus,5,642米)。

如此輝煌紀錄,定要問問英雄出處。Bob的父親正是香港的世界級攀山專家曾志成(John Tsang)。

John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曾成功攀上40個高山山峰,當中包括三度登上珠穆朗瑪峰,亦是第二位港人成功完成攀登7大洲最高峰。

體路專欄, 攀山, 張樹槐, 曾朗傑, 曾志成
Bob(左)7歲時登上富士山山頂(3,776米)。

Bob毫不諱言,6歲時登上富土山的興奮感覺歷歷在目,但記憶中最後的100米是由父親懷抱完成的。這次在阿空加瓜山登頂仍是父子兵上陣,但他的成功完全是自己的苦幹而不是靠父幹。目標完成,技術更成熟,父子亦成為對方最好的登山拍檔。

曾氏一家熱愛運動,爸爸是著名攀山專家,Bob的訓練可算是「幼承庭訓」。但阿空加瓜山峰雖比珠穆朗瑪峰低近2千米,但登山也要面對不少挑戰。為了準備這次攻頂,Bob每週在學校課堂和活動之間需要調配時間訓練兩至三次、包括跑步、騎單車及長途越野步行等。 例行的計劃就是每週跑兩次十公里,行一次20公里的山, 加上大概30至40公里的單車騎行。Bob現時是李寶樁世界聯合書院的學生,他希望入大學前能加插一個休學年(Gap Year),用一年時間專注他的攀山大計,更希望有一天和父親一樣成功登上七大洲最高峰。至於下一個目標,Bob希望今年暑假能登上北美洲最高峰,位於阿拉斯加,6,194米的德納利山(Denali)。

挑戰自已,愛上登山,Bob認為父親對他的影響是毋庸置疑的,但同樣重要的是他跟隨父親學會了欣賞令人心曠神怡的大自然景色,學懂了遇到困難的時候面對自己的弱點,以正面的態度處理。

至於John認為兒子能在攀山領域上有如此成績其實只是一個額外花紅,最重要的是懂得如何建立自己的目標及如何朝著目標進發。雖然對兒子的攀山成績頗感自豪,但John認為他最看重的是讓Bob明白生命的價值和意義是在找尋並追隨自己的夢想,而箇中必須付出艱辛的努力。

文:張樹槐  恒生銀行行政總裁高級顧問
(本文曾於信報刊登 )

國泰、Germagic及Canon 全力支持體路東京奧運之旅。由2019年10月至2021年8月期間,國泰、Germagic及Canon將全力支持體路直擊香港奧運運動員「Road To Tokyo」之旅,體路「Road To Tokyo」專頁現已面世,立即Click入呢度,一齊 #撐起港隊。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