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小編遊東奧】全憑……堅持 還有各位的照顧



2020東京奧運,跟著小編遊東奧

【體路日本直擊】俗語說出外靠朋友,但每次採訪綜合運動會與同事、香港行家分散在不同地方拍攝,遇上困難無相熟人士可依靠,有時只能靠自己堅持,或者有幸獲得素未謀面的好心人照顧。

對小編而言,每次外出採訪時最令人期待的是拍攝及訪問香港運動員,其次是與身邊人的互動,包括場館工作人員、義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每次都感覺像去了一趟交流團。小編應該算是人緣不錯,多次採訪之旅,包括今次東京奧運暫時短短數日,都總是受人關照。

2020東京奧運,跟著小編遊東奧
記者往往要在轉車站等候前往酒店、場地或媒體中心的接駁巴士

東京奧運到部分場地採訪港隊操練時需要事先登記,雖然只能以電郵與場館經理來回溝通,但每次電郵寄出後總是很快收到回覆,對方會提供你需要的資訊,甚至為你盡量安排所需。例如前兩天的劍擊操練本來不對媒體開放,對方也特別安排我們到場館外的運動員巴士上落客站等待,讓我們在運動員離開時能夠訪問與拍攝。還記得剛到訓練場館時那位身形豐滿的外籍媒體經理(是男人來的)很惡地質問我在做甚麼,之後卻耐心地解釋我可以站著等待與訪問的位置,完成訪問後還特意走過來關心:「你得到想要的東西了嗎?很好!」

2020東京奧運,跟著小編遊東奧
在練習場地外近停車場的位置等待訪問劍擊隊

昨早拍攝賽艇比賽,基本上一眾攝影師就是在岸邊暴曬「乾煎」。列日當空下,場地的媒體經理也是大汗淋漓,但還是一個人捧著一箱樽裝水逐個遞給拍攝區的記者。這個大概不是他的份內事吧?

2020東京奧運,跟著小編遊東奧
媒體經理把樽裝水派給一眾攝影師

早前採訪操練,搞錯了接駁巴士時間表而錯過最後一班回到媒體中心的接駁車。由於未在日本待夠14天的媒體只能乘坐接駁巴士或電召的士(是必須要打電話預約的),結果剩下的一個選擇,與當地工作人員雞同鴨講一輪後未能順利預約,也求助無援。滯留在場館外不知所措之際,突然看到一輛預約的士駛過,再看到兩位外籍攝影師拉著器材行李徐徐走過去,於是厚著臉皮上前詢問可否坐個順風車,沒想到兩位德國籍的攝影師一口答應,拯救我離開。

2020東京奧運,跟著小編遊東奧
未在日本待夠14日的記者只能乘搭接駁巴士或預約的士,預約手續繁複,需要打電話登記及提交不少資料。至於這些停泊著隨時可上的的士,只有在日本已逗留多過14日的記者可以使用。

本來小編也抽不到開幕禮的入場券,媒體中心上午有排隊等候候補的機會,一眾未能入場的記者如「鏡粉」守候,結果僧多粥少下大部分人失望而歸。上午因拍攝賽艇而未能到場排隊,下午看到一眾有入場券的記者紛紛出發,抱著「博一博」心態到媒體中心的門票櫃台查詢,問對方可否在櫃台前等候看看會否有後補,職員也是一口答應,還在等待期間與我聊天打發時間。另一位看來較高級的職員撥了兩通電話似是替我張羅,不久即向我揚手,指示我走到另一邊,他的同事遞給了我一張入場券。

2020東京奧運,跟著小編遊東奧
得來不易的東京奧運開幕禮入場券

「博一博」單車變了摩托,除了不斷道謝外就只懂牢牢抓著那張入場券,還未接受到人生第一次採訪奧運(也不知道是否還有下一次)峰迥路轉地獲得開幕禮入場機會,一直想拍攝港隊持旗進場的心願得以實現,千辛萬苦從香港抬過來的相機鏡頭總算有用武之地。顧不得拍攝位置是否「靚位」,回過神來已在候車隊伍之列,心跳仍然很快,手還是在抖著。我想自己那刻應該比看到屯馬開通的鐵路迷更興奮。

2020東京奧運,tokyo2020
拍攝到港隊入場一刻
2020東京奧運,tokyo2020
還有大坂直美燃點聖火
2020東京奧運,跟著小編遊東奧
開幕禮8點開始,接近晚上12時才完結,真的十分十分十分漫長

當地的義工和工作人員也是有求盡量應,雖然有時言語不通而雞同鴨講,但你往往感受到他們希望盡力為你解決問題,雖然有時他們過份有條理和按本子辦事就為採訪的記者帶來不便。

我是感覺自己在採訪過程中不斷受人恩惠及關照,但是那些幫助過自己的人,似乎只視之為舉手之勞。有許因為大家或多或少都經歷過採訪的不容易,因此能夠彼此互助,然後彼此分享這種精神吧。碰壁很苦惱,但得貴人出手相助的經歷很美好,是每次外出採訪的寶貴回憶。

2020東京奧運,跟著小編遊東奧
開幕完了,散場時已是深夜,記者們頂著疲倦身驅回酒店,不少義工和工作人員繼續協調,ありがと!

圖、文:何子淵

國泰、Germagic及Canon 全力支持體路東京奧運之旅。由2019年10月至2021年8月期間,國泰、Germagic及Canon將全力支持體路直擊香港奧運運動員「Road To Tokyo」之旅,體路「Road To Tokyo」專頁現已面世,立即Click入呢度,一齊 #撐起港隊。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