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欖球・專訪】范信基衝出香港追尋教練夢 「欖球始終還是最重要」



體路專訪, 欖球, 范信基, 2022杭州亞運, 紋身, 中國

【體路專訪】打而優則教,是不少球員退役後會走的路,對香港前欖球代表范信基而言,也是一樣。不同的是,在香港幾乎已經嘗遍每一個欖球相關角色的基仔,終於得到衝出香港的機會。「有夢就去追」,豈是空口說白話,那怕是已經37歲又如何?誰又曾經為追尋夢想這回事,設定過歲數上限?

體路專訪, 欖球, 范信基, 2022杭州亞運, 紋身, 中國

「如果我真的愚昧地堅持視欖球教練為我的職業的話,我是一定要衝出香港」,戰畢2013年全國運動會後就退役,並隨即轉當教練相關工作的基仔如是說。從最初的青少年精英發展,到第一代欖球分析員的角色,然後再到2019年擔任香港女子15人欖球代表隊教練,范信基可以在香港欖球壇接觸得到的角色,基本上都嘗試過了。

體路專訪, 欖球, 范信基, 2022杭州亞運, 紋身, 中國
范信基曾代表香港隊多年(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就在當初定下外闖時間表的限期要到來前,隻身離開香港發展的機會來到面前,基仔說:「我們圈內人本來就有大家的聯絡,他們正要組織教練團備戰今年9月的亞運會,就問我是否有興趣擔任其中一個角色。」范信基續道,在香港以外闖出一番事業向來是自己的心願,他有感如果讓這個機會溜走,根本看不到未來甚麼時候會再有這種機遇,於是接受了聘約,成為中國男子7人國家隊分析員及技術教練,合約至今年9月下旬完成亞運會為止。

雖不至於是無慮即決,基仔也花了數天思前想後,惟主要是要在極短的時間內,妥為安排好自己離開香港後所留下的一切物和事。他說,打過欖球,也當過教練,「欖球始終是生命中最大的一部分」,自己對其他物和事不是沒有牽掛,但當下香港欖球聯賽、大專賽事因為新型肺炎疫情的關係停頓,且復賽無期,實在是「啱啱遇着剛剛」的時機。

體路專訪, 欖球, 范信基, 2022杭州亞運, 紋身, 中國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體路專訪, 欖球, 范信基, 2022杭州亞運, 紋身, 中國
在范信基手下,只會畫太平洋風格的紋身圖樣

要數基仔最不捨的,是他花了三年時間建立的另一事業和身分 – 紋身師,但要繼續在欖球教練的路上走下去,他深知眼前的機會不可多得:「我想先把亞運會寫在我的履歷上,之後的事,時候到了再算。紋身的事業,倘若我在亞運後回來,總能夠重新開始,再累積客源。如果我不離開香港,我腦子裡裝的東西永遠是那一堆,我一定要突破框框,衝破舒適圈。」他指香港欖球有很多出色的外籍教練主導,本地教練能發揮的機會不多,是故只能向外闖,儘量汲取更多的知識,然後再回來。

體路專訪, 欖球, 范信基, 2022杭州亞運, 紋身, 中國

執筆之時,范信基正在深圳進行7天的隔離,然後須於廣西多隔離21天,到3月上旬始能「出關」向中國欖球隊報到,展開新的工作。對基仔來說,接受這份聘約不單是一個機會,也是一個挑戰,只因「我喜歡當先頭部隊」。的確,2010年香港男子7人欖球隊在廣州亞運歷史性得銀牌,范信基正是其中一員。爾後,他是香港首批接觸欖球分析的人之一,如今也是本地教練離港外闖的先驅者。

把拍攝好的影片剪接,再分門別類予以分析,是基仔新工作的一部分

體路專訪, 欖球, 范信基, 2022杭州亞運, 紋身, 中國

然則,替一支欖球隊擔任分析員又是怎樣的一回事?「教練在場邊有時候只會看到他們想看的,也許會因此遺漏了同樣重要的地方,分析員就在這個時候協助填補那些『窿窿』。我可能會看到球隊有甚麼可以進步的地方,也會告訴主教練球壇當前的趨勢和我的建議等。」基仔在新工作需要一手包辦拍攝、剪接和分析影片,利用數據作出回應,「教練一定是主觀的,作為團隊的一部分就是要客觀、專業地去分析,然後就得拿出證據來支援。」基仔續道:「可以說這是IT的技能,你也可以訓練一個完全不懂欖球的人做這個角色,但他只能給你一堆數據;如何把這些數據變成實質、對球隊有意義的資訊,就需要我們所謂的『欖球教學腦袋』了。」

體路專訪, 欖球, 范信基, 2022杭州亞運, 紋身, 中國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從球員時代到擔任教練的日子,范信基對亞洲欖球發展擁有寶貴的經驗,這對力爭在亞運會挑戰韓國、日本和香港,矢志爭奪獎牌的中國隊而言,自是相當有價值的資產。那麼,倘中國隊在亞運會對上自己昔日效力多年的香港隊,又該作何感受?范信基表示:「其實感覺會很新奇,因為這是另一種角度的倒戈,在職業教練的世界就是如此,其實是很自然的一件事。就如同成為首位外闖的本地教練一樣,這是由零到一的一步,習慣以後就沒有特別了。」基仔續道:「大家出戰同一個比賽卻是各為其主,這其實挺得意的,作為球員你只能效力一支球隊,但作為教練,這些是可以發生的。」

體路專訪, 欖球, 范信基, 2022杭州亞運, 紋身, 中國

對仍在摸索如何成為一位欖球主教練的范信基來說,教練、分析員其實是兩個並行、並無衝突的角色,是自我增值的一種,「整件事的核心價值,在於如果我花上這段時間當這個角色,對我欖球教練的事業或履歷的增長,是肯定會大於一切」,亦正是這個原因,驅使基仔毅然放下香港的一切去追夢。

體路專訪, 欖球, 范信基, 2022杭州亞運, 紋身, 中國
欖球和紋身在基仔心目中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在香港是一名典型斜槓族,身兼欖球球會和大專欖球隊教練、紋身師及欖球球衣生產多職的范信基認為,如果要以精英級別欖球教練為正職的話,在香港是絕不可行。他透露數年前曾自資前往日本一支職業欖球隊實地觀摩一星期,看他們如何運作,結果自然是眼界大開。就在疫情爆發的初期,基仔也曾經和一支日本半職業球隊有過洽談,甚至已經到了申請入境簽證的地步,但日本為防疫而「鎖國」,禁止外國人入境,也就令這個本來觸手可及的機會溜走。

機會從來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敢於嘗試的基仔如今踏出了由零到一的外闖第一步。9月的亞運後又如何?外闖的第一扇門已經打開,接下來的可能性誰也說不準,「可能是衝奧,2024巴黎奧運;也許和很多香港人一樣,我一直憧憬在日本生活,也想去新西蘭,那裡有地上最強的職業聯賽,就算是不受薪去實習也是心甘情願,因為我可以看一下最高水平的球隊都在做甚麼,如果真有這樣的機會,那是絕對值得學習的。」追夢這回事,反正就是把握當下,追尋心之所往,不讓人生留下悔恨的空間。

圖、文:三井

國泰、Germagic及Canon 全力支持體路東京奧運之旅。由2019年10月至2021年8月期間,國泰、Germagic及Canon將全力支持體路直擊香港奧運運動員「Road To Tokyo」之旅,體路「Road To Tokyo」專頁現已面世,立即Click入呢度,一齊 #撐起港隊。
Share via
Copy link
Powered by Social S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