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科大分析地形助備戰 風帆港隊轉場適應江之島

【體路專訊】距東京奧運開幕尚餘32日,香港運動員備戰踏入最後階段,其中滑浪風帆港隊就與香港科技大學合作,透過地形分析東奧賽場江之島的水流及風向,並特意「轉場」至與賽場相近的大美督進行訓練,盼藉此優勢爭取佳績。

【東京奧運】陳晞文無壓力下再揚五環之帆:再戰奧運已證明堅持是值得

【體路專訊】即將踏入東京奧運倒數最後一個月,不同項目的香港代表繼續密羅緊鼓會見傳媒。兩名滑浪風帆運動員鄭俊樑及陳晞文今日(21日)在大美督水上活動中心分享備戰情況,雖然天氣陰晴不定,更曾突然下起大雨,但二人總算下水讓傳媒拍攝「帆照」。9年後再踏五環賽場的陳晞文(Hayley)坦言不感壓力,因為能再戰奧運「已證明多年的堅持是值得,也對支持我的人有交代」,但直指要保持身體健康以免重演2012年賽前的意外。

【帆船・專訪】洛雅怡一人之境 20出頭的東奧「英雄」

【體路專訪】提起洛雅怡(Stephanie Norton)這個名字,大家在今年4月前也許對她聽聞不多,甚或是有點陌生。可就像平地一聲雷,一張2020東京奧運入場券忽地手到拿來,讓這位年芳20的小妮子,頓變香港帆船隊總教練Jamie Boag口中的「英雄」。

【奧運冷知識】帆船獎牌戰賽果為何不能上訴?

【體路資訊】2020東京奧運將會有33個運動大項,其中一項為帆船,這項運動對選手的技巧要求相當高,因為他們在比賽過程需要掌握水和天氣不斷變化的狀況。

【東京奧運代表介紹.帆船】洛雅怡(Stephanie Norton)

洛雅怡(Stephanie Norton) 出生日期:2000年9月18日 畢業學校:澳洲國際學校 項目:帆船(激光雷射型) 最高世界排名:167(2020年3月)

【東京奧運】香港帆船選手重返奧運舞台 20歲洛雅怡獲參賽資格

【體路專訊】香港健兒再添東奧入場券!香港帆船運動總會今日(9日)宣布,年僅20歲的本地帆船女將洛雅怡(Stephanie Norton)日前在2021年穆薩納公開錦標賽中獲得激光雷射型(Laser Radial)帆船季軍,並為港取得第34張東京奧運會入場券。

【東京奧運】新賽程出爐!江旻憓開幕翌日登場爭牌 李慧詩壓軸連戰5天衝雙金

【體路專訊】東京奧運會因新型肺炎疫情歷史性延期一年,將於2021年7月23至8月8日舉行。東奧組委會周五(17日)公布最新賽程及場地,為期17天賽事共設33大項339小項。香港女子重劍「一姐」江旻憓(Vivian)會在7月24日率先亮相爭奪獎牌,「牛下女車神」李慧詩(Sarah)則壓軸登場,由8月4日起連「踩」5天,衝擊凱林賽及爭先賽兩面金牌。

【東奧延期】江之島帆船海港陷兩難 700艘船如何處理?

【體路專訊】2020東京奧運因應全球疫情而延後1年舉辦,相應影響逐漸浮現,其中之一為場地的使用及保養問題。原定舉辦東奧帆船及滑浪風帆賽事的江之島海港為今夏比賽而暫時移走當地船隻及改建,惟現時陷於是否清拆比賽設施、讓船隻「回歸」的兩難局面。

【東奧延期】風帆港隊或需重新遴選 總教練陳敬然讚隊員抗疫心態佳

【體路專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及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在周二(24日)晚上與國際奧委會(IOC)主席巴赫舉行電話會議,就2020東京奧運押後一年舉辦達成共識。東奧改期勢將對全球運動員做成具大影響,其中滑浪風帆港隊總教練陳敬然透露,港隊或需就參賽人選重新進行選拔,並謂香港運動員經歷過「沙士」一役後,今次抗疫心態明顯較歐美國家更佳。

【RS:X風帆世錦賽・專訪】鄭俊樑的好勝故事 找對航向讓風帆再成焦點

【體路索倫托直擊】奧運,一個運動員窮盡生涯努力所追求的舞台,能在五環標誌下作賽的都是極具實力同時是幸運的一群。鄭俊樑(Michael)不單一次在奧運賽場亮相,更將連續兩屆成為香港滑浪風帆奧運代表。這個不能接受落敗的帆手,或許在迷失當中再次找到航行的方向,「想在東京奧運用一個震撼的成績,令香港人重新留意滑浪風帆。」

【RS:X風帆世錦賽・澳洲直擊】大讚小將挑戰師兄姐之心 教練團望港將奧運闖前八

【體路索倫托直擊】一連5日的「RS:X滑浪風帆世界錦標賽2020」今日(29日)於澳洲索倫托Couta遊艇會煞科,港隊除了有陳晞文在獎牌賽首名衝線外,其餘4名運動員均至少保持前一日的排名,甚或有所提升。兩名教練陳敬然及鄭國輝特別讚賞鄭清然、何允輝及魏瑋恩,指3人即使知道追趕師兄師姐的難度亦繼續挑戰,並預言陳晞文及鄭俊樑同樣有東京奧運有機會爭入前8名。

【RS:X風帆世錦賽・專訪】奧運與陳晞文的距離 一別八年再嚐五環的感覺

【體路索倫托直擊】2012年倫敦奧運前夕嚴重受傷要負傷上陣、2016年里約奧運於隊內遴選落敗無緣參賽,陳晞文(Hayley)與奧運五環總像仇人般不咬弦。然而上天關了一道門,總會另開一扇窗,來到20歲的最後一年,Hayley終於再有機會踏上奧運的舞台。一別便是8年,背後的辛酸、眼淚 ,會比海水更苦更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