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運動員訪港滙演 5,300張門票採用實名制出售

【體路專訊】2020東京奧運的中國代表團運動員將於12月3至5日訪港,留港期間會進行運動示範及大匯演,有關門票周五(26日)起公開發售。購票人士屆時須戴上口罩、量度體溫及掃描「安心出行」場所二維碼方可進場。

東奧中國運動員下月初訪港3天 馬龍 蘇炳添在陣

【體路專訊】2020東京奧運曲終人散已逾三個月,特首林鄭月娥周二(23日)在出席行政會議前透露,在東奧贏得金牌的中國運動員,以至部分具名氣的運動員,會在12月3至5日期間訪港,訪港運動員會來自12個項目,為數約30人,當中包括乒乓球男單金牌得主馬龍,以及在男子100米躋身決賽的蘇炳添。

【東京奧運】港將出席開市儀式 港交所慈善基金捐50萬予奧夢成真

【體路專訊】東京奧運餘熱仍然未過,場地單車爭先賽銅牌得主李慧詩、滑浪風帆代表陳晞文及賽艇選手洪詠甄今日(29日)獲邀出席香港交易所的下午開市儀式,見證鳴鑼一刻,港交所慈善基金同時宣布向港協暨奧委會的「奧夢成真」計劃捐出50萬元。

東奧、殘奧、全運獎牌健兒獲頒逾2,370萬元獎金

【體路專訊】為祝賀中國香港代表隊在東京 2020奧運會、 東京2020殘疾人奧運會及第十四屆全運會取得驕 人成績,歡迎一眾運動員凱旋歸來,恒基兆業地產集團周二(19)舉行 「恒基精英運動員嘉許計劃頒獎典禮暨晚宴」,向中國香港代表隊得獎運動員,頒發合共港幣23,725,000 元獎金,表揚運動員為港爭光。

【羽毛球】危地馬拉老將再談東奧神奇之旅 高頓:我們都是平等的!

【體路專訊】來自危地馬拉的羽毛球運動員高頓(Kevin Cordon)在過去的東京奧運一鳴驚人,連挫排名較高的對手勇闖四強,雖然最終緣慳獎牌,但表現贏盡掌聲。世界羽毛球聯會(BWF)昨日轉載這位34歲老將的訪問,再談及東京之旅時提到:「只要我們用心打球,不論對手是誰,我們都是平等的!」

【劍擊】張家朗下周公開亮相 近距離感受奧運金牌劍神風采

【體路專訊】香港代表團在今夏較早時候的2020東京奧運取得1金2銀3銅的歷史性佳績,其中香港劍擊代表張家朗(Edgar)就在男子花劍個人賽歷史性贏得一面金牌,榮升奧運金牌劍神。這位港將會在本月中旬出席商場活動,是他自東奧回港後首次在公開活動中露面。

【讀者投稿】東京奧運提醒我的十件事(下)

【讀者投稿】今年因為某些個人原因,加上多個本地電視台獲授權轉播東京奧運,筆者關注今屆奧運會和香港運動員動態的程度都是歷屆最高。運動員在比賽場上的表現與他們背後的故事同樣值得被人記住。一些運動員的感言、經歷,以及在奧運期間,某些政府官員和社會各界人士的言論和行為,還在自己的腦海中盤旋着。

【讀者投稿】東京奧運提醒我的十件事(上)

【讀者投稿】延期一年舉行的東京奧運和東京殘奧曲終人散,運動員們轉而將目光放到衝擊三年後的巴黎奧運。多個本地電視台獲授權轉播今屆夏季奧運會,令更多市民能夠為香港運動員打氣之餘,亦可更切身地感受到奧運會的魅力,以及增加對各項運動項目的了解。

【東京殘奧】冀熱潮延續讓大眾關注發展 何宛淇:沒有支持難以走上高峰

【體路專訊】東奧乒乓女團銅牌得主蘇慧音、競走代表程小雅、殘奧羽毛球銀牌朱文佳、乒乓球銅牌王婷莛及硬地滾球代表何宛淇今日(23日)出席港鐵的奧運及殘奧相展開幕活動。隔離後首度亮相公開活動的何宛淇及朱文佳異口同聲指希望藉今屆殘奧熱潮提升對殘疾運動員的支援,前者透露硬滾運動員會因欠缺健全義工幫忙而不能出外比賽,呼籲有心人可到殘奧會做義工一起奮鬥,「沒有你們支持就難以走上高峰。」朱文佳亦指殘疾羽毛球隊大部分時間在康文署場地訓練,冀未來有恆常練習場地。

【新型肺炎】奧運選手村紙板床獲捐出 撥作臨時醫院之用

【體路專訊】2020東京奧運及2020東京殘疾人奧運先後完結,意味本身供運動員入住的奧運選手村已完成任務。不過,在奧運選手村房間內大約18,000張的紙板床仍有用武之地,當中的一部份將獲撥捐予大阪市政府,作為當地一間於本月底完成改造並投入服務、專門照料新型肺炎病人的臨時醫院之用。

裕民坊YM²舉辧東奧攝影及雕塑展向獎牌港將致敬

【體路專訊】為慶祝香港運動員在東京奧運會創下歷來最佳的成績,市區重建局(市建局)周一(20日)在觀塘裕民坊YM²舉行「體壇創佳績  振奮港人心」攝影及雕塑展開幕禮。是次展覽是全港首個大型東奧攝影展,同場亦會展出歷屆奧運會得獎運動員的雕塑,為運動員打氣之餘,亦藉此凝聚社會對香港體壇的支持。  

【競走・專訪】別以為到了終點 程小雅圓夢後再走新路途

【體路專訪】競步,或稱競走,可能是奧運最特別的運動之一。它像馬拉松一樣是鬥耐力又鬥速度的長途賽,但卻是以鬥快行而非跑的方式比拼。不過,當你還在想原來鬥快行路也是奧運項目時,程小雅(Jessica)已成為香港首個競走奧運代表,在札幌完成20公里賽事。終於成為夢想中的Olympian,回望過去十多年那彎彎曲曲的競走路,以為比賽當日已行到終點,原來那只是中途站,一個再嘗新事的中途站。